“苹果核”乔布斯,“苹果皮”乔纳森

2017-07-14 15:08:36  来源:搜狐  编辑:

        【每日科技网】
  乔纳森·艾维原名Jonathan,
  乔布斯亲切地叫他Jony。
  在一次访谈中乔纳森描述起他和乔布斯的初次会面时说道:
  “……与乔布斯这样的人会面,
  真是非常奇妙。我们都有一点古怪。
  我们都不太习惯有人能和自己这样合拍。”
  而乔布斯也曾评价他:
  “Jony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家伙。
  了解商业概念和营销概念,
  你说上句他立即就明白下句。
  他是最理解苹果核心理念的人。
  如果说有谁是我在公司里的精神伴侣的话,
  那必定是他了。”
  这样高度的评价,
  源于乔布斯与乔纳森不谋而合的理念——
  对设计近乎强迫症般的坚持。
  看透它,感受它
  乔纳森原本并不喜欢计算机,整个大学期间他都坚信自己对科技一窍不通。快毕业时,乔纳森试用了Macintosh麦金塔电脑。产品的人性化,令他震撼多年后,他还记得自己和苹果电脑 “设计灵魂相通” 那个怦然心动的时刻。
  乔纳森出生在英国伦敦,父亲是一名极具巧思的银器匠,从小乔纳森就喜欢和父亲一起制作小玩意儿。装装拆拆、观察它们如何运作,而父亲都会要求他先画图、再动手。“看透它、感受它”。
  在父亲的熏陶下,乔纳森从小体会到了手工制品的美。“对产品的那种细致的心意最重要”。按照习惯,乔纳森总是先将细节郑重地落实在纸上,再细致地打磨出实物来。他的设计图纸到产品实物,没有一丝草率。
  有的只是反复斟酌后的完美,和对物品本身满满的情感联系。
  It's 'finishing the back of the drawer'.
  抽屉的后面没有人会注意,但工匠自己知道。对于乔纳森,设计就是这样,即便用户看不到,也要对每个细节都全心投入情感,做到尽善尽美。乔纳森曾对《时代周刊》说:
  “我和乔布斯可以花几个月研究一个产品的一个零件。
  这些努力没人会看到。
  改变一毫米甚至一微米的设计,
  功能上其实没什么差异。
  那为什么?因为我们在乎。”
  这种“细致的心意”,从他早期就读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和纽卡斯尔理工学院的设计作品中就可以看出。插图这支笔的顶部,有一个可以拨弄的小球,帮助坐立不安的用户集中思考,比最近大火的 fidget spinner 更乖巧。下图这套麦克风和听筒,是乔纳森的毕业设计,用来和有听力障碍的儿童交流。
  此外他还用业余时间设计过一台自动取款机,和一款流线型手机。两个作品都获得了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奖项。流畅的线条、考究的配色,以用户体验为先,这些设计里都隐隐透着苹果产品的影子。
  设计师在苹果的地位是极高的。从初代iMac,到iPod,再到现代消费者爱不释手的iPhone,乔纳森几乎全程参与新产品设计。这些产品无论从美学角度,还是从工业角度,都完美地体现出了首席设计师的才华和设计理念:美学设计和产品结构、工作原理及用户体验同等重要。
  研发,不计成本的研发
  乔纳森强调:“苹果的目标不是赚钱,而是打造好的产品”。不以赚钱为目的的苹果,反而成了的商业赢家。苹果的设计师在乔纳森的领导下,从不过分担心研发成本。
  2007年为了减轻MacBook Air的重量,艾维决定采用一体成型技术,用数控铣床将一整块铝板掏空,来构成主体结构。这样的技术让MacBook Air主体结构的重量只有惊人的0.25磅。可当时美国所有的数控铣床加起来都不能满足苹果的产量。
  蒂姆·库克满世界找,最终和日本一家公司签了三年的合同,才最终凑够了数,前后花了上、百、亿美金。苹果全球建了那么多精美的门店,才花了十亿美金。
  “研发,不计成本的研发”,这条宗旨,不只是在苹果有充裕现金流时才履行。
  乔布斯重回时,苹果季度亏损7亿美元。乔布斯回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大刀阔斧地削减产品线,把350多个研发项目削减到10个,并重点开发一款全新的电脑(也就是我们日后看到的iMAC G3),然而设计团队却被保留了下来。
  设计创意是Jony的团队提出来的,这款半透明色糖果色外壳极有质感,但成本约合65美金,远高于当时行业的普遍成本20美金。iMac G3最终推出市场时标价高达1200美金,却在两年内狂销200万台成功令公司扭亏为盈。
  在乔纳森和乔布斯的眼里,研发成本不是问题,他们只做真正的好东西。这种“先从设计吸引,再从软件和用户体验留住消费者”的策略,在日后证明非常成功。
  简洁并不是缺乏内容
  而是为纷繁建立秩序
  “Simplicity isn't simple. The quest for simplicity has to pervade every part of the process”
  发布ios7时乔纳森如是说:“我们一遍遍地回到起点,重复简化过程。这个部件有必要吗?能行使多个功能吗?如果设计能简化生产过程和使用过程,那不是更好吗?”
  “程度的简化”催生出了Home键。一个按键完成解锁、打开、转换页面等多功能,程度减去了不必要的按钮。手机页面上所有自带logo的图标同色系同造型,APP按照功能分页放置,秩序感极强。果粉在期待的iPhone8,据说连Home键也要取消,苹果很有可能通过under glass指纹识别技术再次挑战用户的使用习惯。
  向日葵、披萨和糖果
  创新是苹果的主题,但创新并不是设计的目的,使产品尽善尽美才是。”我们的目标是打造令我们自己都感到兴奋的产品”。
  iMac G4被称作”苹果史上最漂亮的一体机”,在人体工程学方面实际上要比目前的iMac更为出色。2002年设计iMac G4的支架时,乔纳森对着向日葵的茎研究了好几个月,最终才敲定使用半圆形机箱加上金属抛光的不锈钢支架。iMac G4的设计充分展现了电脑产品中少有的活泼,很多果粉将G4改装成一款漂亮的台灯。
  乔布斯后来创建的皮克斯动画工作室,便使用了形似G4的跳跳灯作为吉祥物。
360截图20170714091111676.jpg
  曾有传闻说,2011年为了降低ipad2的重量,艾维特意搭了十四个小时的飞机到日本观察铸剑流程,并向日本铸剑大师认真请教工艺。所有人对此传闻都深信不疑,直到后来乔纳森接受老乡的英国《每日电讯报》采访时辟谣说并无此事乔纳森的设计之名可见一斑。
  “苹果的很多产品都是我们的设计团队窝在工作室狭小的厨房里吃比萨时构想出来的。”
  乔纳森没有去围观过过日本铸剑,但当年研发iMAC G3时团队确实有跑去附近的糖果厂研究胶质软糖,经过多次模型制作,才有了后来的带磨砂质感的半透明糖果色外壳。相信吗?苹果外壳的灵感来自于软糖。
  不争的事实是,2011年3月,苹果成功地推出了新一代的iPad 2,它比iPad轻了近0.2磅。几乎轻了一个MacBook Air主体结构的重量。
  Apple的同事们表示:
  “如果苹果是一种信仰,那乔纳森的设计团队证明给世人的就是造物之美。”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每日科技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本网站有部分内容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因作品内容、知识产权、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及时提供相关证明等材料并与我们联系,本网站将在规定时间内给予删除等相关处理.

图片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