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碧血照汗青

2016-09-26 15:10:45  来源:每日科技

 萧锋将军

  萧锋将军

  他是井冈山脚下走出来的放牛娃、小裁缝,12岁就参加革命的“红小鬼”,在血与火的锤炼中,成长为一名能征善战的指挥员。共和国开国少将萧锋将军,从没上过“洋学堂”,却写了和他革命时间等长的日记,64年从未间断。他在长征期间写下的日记,是公认的研究长征的重要史料和珍贵文献,这些日记也早已超越了“个人日记”的范畴,成为将军留下的最有价值的精神食粮和宝贵财富。

  湘江血战,冲破12道重围

  1934年冬,萧锋在红一军团一师任政治部巡视团主任和红三团代理总支书记。12月1日,红三团到达脚山铺,受命在第二天12时之前在湘江支流白沙河一带阻击敌人,掩护中央机关和红军主力从界首渡过湘江。这是红军长征史上最惨烈的湘江战役。脚山铺阻击战,敌我兵力悬殊,却是中央红军命悬一线的生死一战。脚山铺一旦失守,红军或将如蒋介石所愿,被国民党40万围堵大军压至湘江东岸“聚而歼之”。

  “黄永胜团长大喊:上刺刀!所有人都上了刺刀,2700枝明晃晃的刺刀一起向西突围。他们那天连续冲破7倍的国民党军的12道重围,拼刺刀不知道多少回!七八个敌人围住我父亲,父亲左刺右挡,有一个敌人乘他不备,朝他头上猛刺,父亲灵活地一闪,帽子上被戳出个洞,父亲一个左挡,一个前突刺,送他见了阎王。他拿下带洞的帽子,笑着对和他一起并肩战斗的俱乐部主任萧元礼说:‘帽子破了不要紧,红星还在,红星下面还有一个钢铁的脑袋,只要脑袋还在,咱们就一起向西杀出去!’”

  “到下午三四点钟,他们水米未进,极度疲劳。在毛家村外的高地上,又有五六个敌兵围住了父亲,父亲借助一棵大树与敌人周旋,一个敌兵突然向他右下方斜刺过去,正巧刺到了他装有日记和作战地图的牛皮包,父亲没事,日记替他负伤了。父亲一个左挑,一个右突刺,把这个敌人送下了地狱。”

  萧锋的女儿萧南溪70多岁,说起当年这场惊心动魄的恶战,她还不由自主地挥动双手,来还原父亲和敌人拼刺刀时的情景。经常有人问她,为什么会把父亲当年的战斗故事讲得那么生动?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鲜活的细节?不会是杜撰的吧?“我就告诉他,因为我父亲有写日记的习惯,这些他都写在了日记和根据日记整理的回忆材料里。”

  当天胜利完成阻击任务之后,夜深人静,部队宿营时,萧锋抚摸着自己挡住敌人致命刺刀的牛皮包,拿出里面的日记本,含泪写下了“突围”日记:“晚上一查点,全团折损一半……炊事员挑着饭担子,看到香喷喷的米饭没人吃,边走边哭……从中央苏区出征时,我团是2700多人,现在仅剩下七八百人了。不过,总算突破了蒋介石精心布置的第四道封锁线。”

    飞夺泸定桥,要桥不要命

  萧锋64年来从未间断过写日记,这些日记记录了他参加或指挥过的成百上千次战役战斗,记录了党和人民军队的前进步伐,也承载了他的心路历程。尤其是他的《长征日记》(1979年初版,已再版3次),记录了从1934年10月到1936年11月长征期间他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成为红军战斗前线最真实、有军事价值的第一手史料,也成为红军历史乃至中国革命军事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萧锋一生共经历过1365次枪林弹雨的战役战斗。萧南溪说,“这1365次不是拍脑门想出来的,而是根据他的日记数出来的,上世纪80年代,我母亲还给他出过一个题目,让他写一部《萧锋九九遇险记》,其实他一生大小千百仗,岂止九九八十一次遇险!尤其是红军时期的四五百仗,哪一次他不是冲锋在前,哪一次不是险啊!”没错,正是因为打仗一向冲锋在前,周恩来给原名萧忠谓的他改名为萧锋。而夺取泸定桥战斗中这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就是萧锋经历的上百次险情中的一次。

  1935年5月,红一师一团的勇士在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成功。但安顺场一段水流湍急、渡口狭小,身后紧追不舍的敌军也不可能给红军留下充足的渡河时间。为此军委决定,红军分左右两路纵队从大渡河两岸夹河而上,长途奔袭240里外的泸定桥。

  “山路崎岖,非常难走,军委要求他们两天两夜赶到并拿下泸定桥,当时团里提出‘要桥不要命’的口号,我父亲到先锋营亲自动员,干部战士都坚定表示,‘足可疾,身可劳,衣服可烧,头颅可掉,什么都不要,只要泸定桥。’”

  29日,萧锋与一营的先头部队到达东岸距离泸定桥只有两公里的安乐坝。从俘虏口中得知,敌人的特别口令为“雅安、芦山”,萧锋于是带一小队战士,换上国民党军的服装,趁乱利用敌人的特别口令混进泸定城,迅速向东岸的桥头堡展开攻击,对岸红四团也向桥西的敌军堡垒发起攻击,敌人腹背受敌,连丢6座明碉暗堡,不由惊呼:难道红军是长了翅膀飞过来的?

  “激战时,父亲突然听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哧哧’声,转头一看,三根导火索正冒着火花。不好,敌人要炸桥!父亲大吼一声,猛地扑向导火索,本能地想用手掐灭它,可是手被烫伤了还是掐不灭。父亲急得浑身冒冷汗,正好发现敌人埋炸药丢弃的镐头、铁铲,他一把抓起来,和赶来的战友一起连铲带砍,好不容易弄断了导火索。狗急跳墙的敌人放火烧桥,我父亲和战友冲进火海,一边杀敌,一边灭火。这时对岸红四团的勇士也冒险爬过被火烧烫的铁索,两团勇士会合,拼死作战,终于把胜利的红旗插上泸定桥头。”

  萧南溪说,当时父亲来到大渡河边,看到到处都是坟包,还很奇怪,后来敌人的飞机撒传单,他才知道,这里是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全军覆没的地方。“飞夺泸定桥,粉碎了蒋介石欲借大渡河天险将红军变成‘石达开第二’的美梦。”

  南渡乌江,雨夜出奇兵

  “我父亲的长征日记中,记载的最惨烈的战斗当属湘江血战,最紧急的当属飞夺泸定桥,最传奇的则当属四渡赤水时的南渡乌江。”

  南渡乌江是四渡赤水后,甩开敌人,跳出重围的关键一步。“4个渡口,3个都有敌人重兵把守,只有一个梯子岩,因为很陡,水流急,没有路,敌人认为红军肯定过不来,只派了十几个敌兵在那里把守。当天晚上大雨倾盆,暴雨和乌江咆哮的水声掩护了他们的行动。我父亲率一营38名勇士,乘竹排过了乌江,拽着藤条沿陡崖往上爬。我父亲是第4个爬上去的,他亲眼看到旁边的藤条被磨断,4个战友掉到滚滚乌江里牺牲了,泪水夺眶而出,他咬牙坚持继续爬。”最后他们成功爬上150米的梯子岩,以7死7伤的较小代价抢占渡口。“聂荣臻夸奖我父亲:你们为红军南渡乌江立下了奇功!”

  萧南溪说,最让父亲骄傲的是,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两万五千里这个数字,还与我父亲的日记有一点关系。”有一次,萧锋受命护送毛主席从哈达铺到吴起镇。“路上,毛主席问我父亲:忠谓呀,听说你有记日记的习惯,你给我算一算,我们走了多少路?趟了多少河?爬了多少山……我父亲说:好,我马上统计。到了吴起镇,在煤油灯下,我父亲有幸第一个聆听了毛主席‘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的光辉论述!而他忠实记录了红一军团367天的长征全过程,统计出红一军团走过的路程向毛主席报告,为确定长征走了两万五千里路提供了重要依据。”

  上世纪80年代,萧锋将他的原始日记无偿捐献给了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也就是现在的中国国家博物馆。1991年萧锋去世,迟浩田为他题词:“征战笔耘六十载,风范长存感后人。”

    附 萧锋少将生平

  萧锋[1916~1991.2.3]

  曾用名萧忠谓。江西泰和人。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参加万安农民暴动。1928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0年由团转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江西泰和县游击队分队长,东固县游击队中队长,泰和县游击队二大队大队长,万泰独立团团长,红军总政治部组织部干事,红一军团第一师三团政治委员。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第一一五师骑兵营政治委员,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三团政治委员,第四军分区第五团团长,军分区副参谋长。解放战争时期,任渤海军区警六旅旅长兼第二军分区司令员,山东军区第七师副师长,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二十九师师长。1949年任第三野战军二十八军副军长。参加了莱芜、孟良崮、开封、济南、淮海、渡江、上海、福州等战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华东军区特种纵队副司令员,装甲兵副司令员,装甲兵第一坦克训练基地司令员,第三坦克学校校长。1966年任北京军区装甲兵副司令员,后任顾问。1961年晋升为少将军衔。1991年2月3日在北京逝世。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每日科技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